"我恐怕见不到他了。"她幽幽地想。

- 编辑:admin -

 "我恐怕见不到他了。"她幽幽地想。

 
  下午,默默便带着英参观书院里的一间间书库,讲述这座老房子的历史。
  "这一边的雕花,是明朝的真迹。那边的曾经失火,是在前清时重建的。这间书库里,都是被毁掉的古书。当年这些书被扔到河里,都是齐叔给抢救出来的……"
  默默指的那一间光线最暗的大房间,里面从地板到屋顶,堆满了残破的书籍。英探头看了一眼,感觉阴森,问:"那,拿这些书怎么办呢?"
  "是啊,这些书,每年都要处理,防止进一步霉变。现在齐叔他们的主要工作,就是修复它们。"默默说。
  "噢,我知道一点他们的工作,可是为什么一定要修呢?"英又问。
  "这些书全都是文物,里面有很多都是珍贵的善本,还有孤本,价值连城呢。"默默指点着,边走边介绍,"你看,这个房间就是他们的工作室,我让你看看他们修复书籍的全过程……"
  默默带着英走进那间屋子,她不知道,英对这里有着特殊的记忆。这里,是她第一次看见文的地方,早已深深地刻在了脑子里,又哪能忘却呢?
  英的胸口咚咚直跳,目光聚焦在窗下的桌边,椅子上还挂着文工作时系的围裙,一对袖套随意放在桌沿上,桌边端坐的男子,好像刚刚离去……
  默默又带领英沿着走廊,转到另一间屋子,介绍说:"这是文哥住的房间,他平时不喜欢别人进来,今天正好不在,我带你去看看。"
  "他不在啊?"英的话刚出口,立刻觉得自己的唐突,好在默默没注意。
  "对,他去上海了,可能要过好几天才回来。"默默说。
  "哦……"英嘴里说着,心里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失落还是庆幸。也许,见不到他,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吧?可那又如何呢?自己这次来乌镇不就是为了见文吗?
  失之交臂总是让人心情失落的。
  一瞬间,英还是真实地感觉到了内心的一丝不安,有点慌张,又努力做出若无其事的表情,真是难为她了。
  "我恐怕见不到他了。"她幽幽地想。
  英无言地跟着默默走进文的房间,这是她第一次进入到心爱者的生活空间。默默像主人一样招呼她坐下,她却怀着好奇和不安,心情复杂地打量着四周。英一眼看见了文床顶上的世界地图,她想起了文曾经说过的、而她当时觉得奇怪的那句话:
  "世界就在我的头顶……"英现在总算明白了文当时那句话的意思了。
  她看见文的床头那摞书,拿起最上面的一本来,是聂鲁达的诗集。她翻开书,扉页上文抄录了这样的句子:
 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,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。
7.桥头偶遇
  英轻诵着这伤感的、意味深长的诗句,不禁遐思迩想……
  外面传来喧闹声,劲一家和东东过来了,默默向下看了看,跑下楼去。
  英坐在文的书桌前,独自沉思:"当华美的叶片落尽,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……或许,他的离开正是给了我一个答案吧?问题,似乎解决了?唉……"
  劲一家上楼来,大家又是一番寒暄。玲儿盯着英,却半天不吭声,从孩子的眼中,英看到了一丝陌生。
  她连忙为自己和玲儿圆场:"不记得阿姨了吗?"
  玲儿看着英,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,说:"阿姨穿这么少,不怕感冒了么?"
  英再次感到唐突起来,自己的着装与乌镇的气候实在不相宜了,与大家的区别也太过明显。
  大家都开始问寒问暖。齐叔闻声也上楼来了。
  英更加感到狼狈和尴尬,赶紧说自己回客栈加衣服,顺便把一些小礼物带来。
  出得门来,脚步匆忙,她真的感到冷了。
  好在书院离客栈很近,一抬头,已经在客栈前面的石桥上了。
  可就是这一抬头,英却当即愣在了那里,难怪世界上有这么一句话:无巧不成书。她竟然看见文拎着一大堆东西正走上桥的另一头,两人的目光相遇,顿时定格在那里。
  英清清楚楚地看见,一个发自内心的、渴望已久的、灿烂真诚的笑容,就要在他的脸上绽放了。
  可是,随即,那笑容却又慢慢收敛了,消逝不见了。
  她明白了,自己为他准备已久的漠然表情"奏效"了。
  就在那比一瞬还短的时间里,她的心软了……
  她绝望而又庆幸地发现,这一点点心软,错过了文的目光!
  桥的正中央,两个人展开了稀松平常的对白,好像他们对这次相遇并不惊讶似的。
  "你回来了?"英的口气平淡得不能再平淡了。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